笔趣说 - 修真小说 - 斩妖在线阅读 - 第382章 死人多有趣

第382章 死人多有趣

        当房家老祖走进屋子,房屋四周闪过三道不同颜色的光晕。

        “你自己家里,犯得着布置三重禁制,最近大唐的小贼很多么。”

        紫裙女子手里把玩着两颗珍珠,脚搭在桌上,语气慵懒如此地主人。

        “明知是我家,你还来此作甚。”房家老祖语气愠怒。

        “怎么,怕被连累名声?也对,房家的生意满天下,向来以公平闻名,信誉满满,呵,谁又能料到,你这位房家老祖是从无本买卖起家呢。”紫裙女子嘲笑道。

        “哼,少来跟我翻旧账,下次有事在外边碰面,别来我家。”房家老祖冷哼道。

        “你当我爱来么,瞧那一群给你贺寿的伪君子,外表衣冠楚楚,内心龌蹉肮脏,在你家里走了一路,不下三百道贪婪的目光在我身上流连忘返。”

        紫裙女子起身在屋中走了一圈,自恋道:“如此完美的身体,很难有男人不动心,你觉得如何,我美么。”

        房家老祖冷冷道:

        “如果你这次来,是为了恶心我的话,你的目的达到了。”

        紫裙女子淡然轻笑,丝毫不以为意,从一旁堆积如山的礼物中挑出两瓶丹药,道:

        “百岁大寿,只收了一堆破烂货色,没一个有用的,在我们那边,这些破烂连狗都不吃。”

        房家老祖神色变得阴沉下来,道:

        “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原来你们那边,还有狗呢。”

        “当然了,猫狗都有,还有老鼠,你要不要去瞧瞧,我可以带你过去一趟,只要你不害怕就行。”紫裙女子呵呵笑道。

        “哼,免了。”房家老祖冷声道:“近期最好不要乱跑,若打乱了计划,殿主怪罪下来,你自己兜着。”

        女子将价值不菲的丹药丢在一旁,道:“我有分寸,什么时候动手。”

        房家老祖沉声道:“最近几天。”

        “等了好几年,终于要结束了,大唐挺无聊的,还不如你家老宅好玩,你家里有个有趣的小家伙,他好像认得我这副身体,别的男人都会看我的身材,唯独他只看我的侧脸。”紫裙女子笑道。

        “在我家里,你最好消停点,否则别怪我翻脸。”房家老祖冷声道。

        “放心,逗他玩玩而已,我肯定不会惹是生非,呵呵呵。”

        紫裙女子轻笑着走出门外。

        等对方走后,房家老祖的脸色彻底变得阴沉起来,既愤怒又无奈,良久后沉沉的呼出一口气,骂了两个字。

        “魔鬼!”

        ……

        云缺一夜未睡。

        始终分析着当前的局面。

        正常情况下,在看到房家老祖衣袖上绣着的寅字之后,云缺本该立刻离开此地,远离房家祖宅。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这是正确选择。

        但穹音的出现,让云缺无法立刻离开。

        不弄清穹音的真相,云缺始终心神不宁。

        天亮后,有丫鬟送来早餐。

        房家的伙食极好,比起大晋皇宫里的御厨手艺都要精湛。

        云缺毫不客气,吃完之后,又要了一份。

        昨晚没睡,宵夜也没吃,早上得补回来。

        吃饱喝足,云缺开始在房府里散步,想要找一找穹音的下落。

        这一散,就是半天,结果连房府一半区域都没走完。

        实在太大了!

        云缺还不好加快脚步,总不能在别人家里跑吧。

        走到湖边之际,原本没抱着多少希望的云缺,居然看到了穹音。

        对方坐在湖畔一张长椅上,换了身白色衣裙,没带面纱。

        微风吹来,湖面掀起层层涟漪,女子鬓边的几缕长发随着涟漪摇曳不停。

        碧水蓝天,美人观湖,简直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云缺的目光怔了一下,脚下没停,缓步走到长椅近前,搭讪道:

        “请问这位姑娘,可知吃午饭的地方在何处,在下刚来房府,这里实在太大,迷路了。”

        长椅上的美人偏过俏脸,道:

        “我刚来,不认得路。”

        云缺道:“是在下冒昧了。”

        “我也饿了,不如一起吃。”女子说完,没动地方,

        云缺看了看四周,道:“附近有吃的?”

        女子指了指眼前的水面,道:“当然有,水里很多鱼,抓一些烤着吃。”

        “此地鱼儿想必是房家老祖所养,抓人家的鱼,不好吧。”云缺道。

        “有什么不好,你吃不吃。”女子道。

        “吃。”云缺道。

        “吃就去抓啊,这里的大鱼笨笨的,很容易抓到。”女子道。

        “实不相瞒,在下是个旱鸭子,不会水,这里水太深,我下去容易上不来。”云缺为难道。

        女子站起身,道:

        “真没用,抓鱼都不会,看着点周围别让外人接近,我来抓。”

        云缺皱了皱眉,以为对方要偷偷捞鱼,让自己把风。

        很快云缺发现自己猜错了。

        对方居然宽衣解带,将白裙留在长椅上,一头扎进湖里。

        云缺这才知道,对方让自己看着点外人,别让人接近,是这么个意思。

        小湖四周全是茂密古树,附近没人。

        可云缺是个大活人啊!

        哪有人这么不见外的?

        随便看吗?

        云缺始终微蹙眉峰。

        美人入水的画面就在眼前,他看得一清二楚。

        对方身上没有伤口,完美无瑕。

        穹音的尸体则遍体鳞伤,一处骨头都支了出来。

        难道不是穹音?

        云缺陷入疑惑当中。

        水花泛起的响动,将云缺从沉吟中惊醒。

        抬头之际,对方已经穿好长裙,地面上多了一条活蹦乱跳的三彩大鱼,至少十多斤重。

        “这么大的鱼,够吃了。”

        女子在旁边树上折了根树枝,将大鱼穿起来,放在火上开始烤。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毫不生涩,好像经常在野外吃野味。

        云缺站在旁边看着,心头再次生疑。

        哪来的火?

        烤鱼的火焰凭空而起,出现得极其诡异,以云缺的敏锐,居然察觉不到法术气息。

        仿佛那火焰就是寻常的篝火,却没有半根木材。

        不多时,鱼熟了,散发出香气,勾人胃口。

        女子吹了吹,递给云缺道:“来,尝尝我的手艺。”

        云缺没接。

        女子笑了笑,自己咬了一口,道:

        “熟透了,很美味的,吃罢。”

        云缺还是没接,瞄了眼不远处湖边立着的一个牌子,道:

        “不瞒姑娘,在下是佛门中人,不能吃肉。”

        不是不能吃,而是不敢吃。

        河边那牌子上清清楚楚写着八个大字:

        鱼有剧毒,不可食用。

        云缺此时顶着颗大光头,虽然没穿佛门衣装,说是和尚也有很多人信。

        毕竟年轻人很少剃光头的。

        女子放下烤鱼,道:

        “当和尚多无聊,娶不到媳妇,人生少了很多乐趣,你难道不喜欢女人么。”

        “在下早已看破红尘,一心皈依佛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云缺道。

        “没看出来,小小年纪已经是高僧了,难得遇见一个对我身子没邪念的。”

        女子说话间贴近云缺,似笑非笑的道:“你认得我,对不对。”

        云缺心头一沉,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道:

        “出家人不打诳言,姑娘的容貌,与我过世的娘子有几分相似。”

        女子拉开距离,道:

        “怪不得你要做和尚,原来死了老婆,死心眼,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不会找个更漂亮的。”

        云缺道:“我娘子已是倾国之姿,只可惜红颜薄命。”

        “你那娘子,有我美么。”女子道。

        “不相上下。”云缺道。

        “那你娶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出家了。”女子道。

        云缺皱了下眉,没有立刻答话。

        女子咯咯直笑,道:

        “逗你呢,你想娶,我还不嫁呢,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

        “梅钱,梅花的梅,铜钱的钱。”云缺道。

        “什么奇葩名字,没钱,你注定一辈子和尚命。”女子笑着道:“你对亡妻既然如此痴情,你想不想让她活过来。”

        云缺闻言目光一沉,道:“生死有命,亡者无法复生。”

        “未必呦,我知道个地方,能让你见到已故的亡魂,只要你敢去,也许能再次见到你的亡妻呢。”女子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

        “什么地方。”云缺道。

        “等你想去的时候,我可以给你指路。”女子望着云缺好一会儿,咯咯轻笑,道:“骗你的,你还真信呐,拜你的佛去吧。”

        说罢女子裙摆晃动,转身而去。

        “姑娘可否留下大名。”云缺望着对方的背影道。

        女子顿住脚步,回眸一笑百媚生,道:

        “你可以叫我,勾玉。”

        望着对方身影消失在远处,云缺的眉峰紧紧锁起。

        勾玉……

        这个名字很陌生,从未听过。

        经过刚才的一番交流,云缺几乎能断定,这个勾玉,绝对不是穹音。

        但是那具身体,却一定是穹音的遗体!

        穹音的身子,云缺看过。

        刚才勾玉入水之际所展现的身姿,与穹音一般无二!

        穹音并未复生,而是尸体被其他神魂占据。

        这道占据穹音尸体的神魂,令云缺生出一种深深忌惮。

        对方绝不简单。

        她能随意出入房家祖宅,又不是房家子弟,其身份必定十分特殊。

        云缺猜测,这个勾玉极有可能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穹音虽然没有死而复生,但云缺心底隐隐浮现出一丝希望。

        勾玉刚才说的有个地方能见到已故亡魂,也许是笑话,也有一丝可能是真的!

        毕竟以‘他们’那些强大的存在,未必没有让死者复生的手段。

        只是现阶段,以云缺低微的境界,无法与‘他们’真正交手,只能避其锋芒。

        云缺没吃午饭,当天便离开房家祖宅。

        过了不久,无人的湖边,空气一阵波动,浮现出白裙女子的身影。

        勾玉的嘴巴动了动,吐出一口鱼肉,自语道:

        “挺聪明的小和尚,居然不上当,真无聊,好想看看他被毒鱼折磨的样子啊……”

        说完,目光落在不远处立在湖边的一块牌子上。

        白裙摆动,来到牌子近前。

        看清字迹后,勾玉一脚将牌子踹进水里,骂道:

        “房老三你吃饱了撑的,自家水池立什么警示牌子,死人多有趣!”

        恼怒中,勾玉挥手扬起一股炽热的气浪。

        刹那间,水面上升腾起诡异的火焰,湖里的大鱼尽数熟透,鱼尸纷纷浮出水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