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小说 - 高天之上伊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新生

第二十二章 新生

        “真正的聪明人才不会和你们做交易。”

        待萨满话毕,觉得时间拖延的差不多的伊恩摇头,他只是握紧手中的草叉:“傻子才会当被你们掌控的奴隶。”

        “愚蠢。”

        萨满对此并没有任何愤怒,他摇摇头,觉得伊恩或许没那么聪明:“你们的舅父早就把你们卖给我了,三十塔勒银币,你们本就是我的奴隶,我的财产。”

        对此,感应到身后传来微微声响,知晓希利亚德已经开始行动的伊恩简短地评价:“傻逼。”

        萨满哼了一声,他帝国语再怎么不好也能听得懂骂人话,但不等萨满开口,叫自己的护卫过来抓住这个小子。

        他闻到了奇怪的味道,本能地嗅嗅,面色骤然一变。

        “血?!”

        萨满环视四周,声音带着惧意:“哪来的血?”

        而就在萨满惊疑不定时,伊恩提起草叉,戳倒不远处堆放的火盆。

        被盖在柴灰下的木炭遇到空气,登时散发出红色的火光,点点火星飞散。

        轰,浸透藻油的长桌,连带堆放在一旁的易燃麻布和衣物登时就被点燃,炽烈的火光瞬间令大厅通明,并照亮萨满惊愕的面容,以及伊恩面无表情的面孔。

        ——老屋子的木头本就干燥,他还特意把家里所有的藻油都铺在关键地方。

        这是伊恩原本打算在绝境时用来烧死奥森纳的,但舅父太废物,完全没用上。

        现在,倒是便宜眼前这个土著萨满。

        早就被准备好的干朽木柴和草绒将这间老朽的房屋烘烤的炽热,过于可怖的热浪与明亮的光一瞬间就晃晕萨满的双眼。

        红杉人擅长夜间行动,即便是没有月光的阴暗夜晚也能清晰视物,但与之相对,他们见不得明亮的日光,以及过于旺盛的火焰。

        “疯子,必须快走!”

        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眼睛被晃的看不清前方,萨满握紧手中的手杖,胡乱地向前挥动,驱赶可能的进攻。

        ——谁能想到居然有人早就做好将自己家付之一炬的准备?

        现在这情况,无论伊恩最后结果如何,着火的伊恩家都会引来周边居民的注意力,他们现在还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萨满看不清房间内的情况,伊恩本也应该看不见,但他本来也不需要看见——男孩此刻紧闭双眼,但是开启灵能的他根本无需在乎那层薄薄的眼皮,可以直接透过那些火光,看见那浓白色雾气所在的方向。

        没有丝毫犹豫,伊恩向前踏出一步,用上之前希利亚德教导他用来挖坑的发力技巧,腰肢发力,双手前送,将手中草叉刺出。

        嘭!沉闷地碰撞声响起,即便是一时间被火光晃眼,萨满还不至于挡不住一击直刺,手杖卡在草叉的分岔处,挡住这一击。

        但是他心中仍然忍不住惊愕:“怎么会?这根本不是普通孩童该有的力量!”

        没有时间细思,萨满本想后退卸力,但右脚掌登时一疼——之前踩到伊恩陷阱的伤势令他没有站稳,原本牢牢架住草叉的手杖斜斜滑开,落在一旁,但也带走了草叉。

        “要肉搏吗?”

        此刻,萨满心中虽然警戒,但却并没有真的慌乱,他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八岁孩子?没了武器也不是突袭,心有准备的情况下……

        啪。

        一袋眠粉砸在这位萨满的脸上。

        清雅的香味在火焰的高温中弥漫,变得醇厚且悠长。

        说实话,石灰撒脸,的确天下无敌,假如这石灰还有毒,那更是无双无对。

        在这之后,萨满的确还想要继续反抗,经历过萨满仪式训练的他对眠粉的抗性绝非奥森纳这样的白之民平民能比,但他原本就腿脚不便,更何况伊恩仿佛完全不受火光影响,丝毫不影响任何行动。

        扔出眠粉后,伊恩直接飞身一扑,将萨满撞倒在地。

        他伸出手,牢牢扼住对方脖子。

        “唔……怎么……可能?!”

        眠粉,高温以及缺氧,年轻的萨满眼球凸起,脸色涨的通红。

        在炽烈燃烧的火光中,他只能看见伊恩那双终于睁开,闪烁着浅青水色光晕双眸。

        宛如浅色水雾的光泽,在男孩瞳孔周边涌动摇曳。

        ——是,灵能?!

        意识逐渐消失,狂乱地挣扎,竭尽所有力气去敲打,扣抓,摇晃伊恩的手臂,但无论是再怎么用力挥动,伊恩始终沉默地忍受,只是手中的力气越来越大,作为这一切痛苦的回馈。

        “不过是,早就被买下性命的祭品……”

        彻底失去意识前,羽环萨满憎恨,嫉妒且恐惧地嘶吼出最后一句话,仿佛吐出肺腔中所有的空气。

        很快。

        和自己的合作伙伴奥森纳一样,这位倒霉的萨满陷入再也无法苏醒的永眠。

        “呼……”

        而伊恩松开手,火焰已经快要烧到脚下,炽热的火焰正在舔舐衣角,火星飞溅,将本就有不少破口的裤腿烧出更多的漏洞。

        伊恩凝视着自己今天杀的第三个人,他疲惫地吐出一口气,摇头,平静地自语:“你也不过是部落和图腾的祭品。”

        “祭品还想要献祭祭品,真是可悲的令人感到可笑。”

        然后,他侧过身,将身上雾气骤然变成白色,不再鲜红的埃兰抱起。

        伊恩大步朝着火焰还没有蔓延到的房门走廊而去。他打开门,看见希利亚德正站在门口等待。

        老骑士面带微笑地点头,似乎是在称赞自己学生的表现。

        而伊恩同样报以微笑后,于火焰燃烧的风声中回首。

        无星的夜空之下,赤红色的光芒仿佛是这片黯淡大陆上的一颗星火。

        他凝视着身后熊熊炽烈的火光,下意识地抱紧怀中还在沉睡的埃兰,男孩此刻已经能听见周边邻居的惊呼。

        他侧身,看向希利亚德的方向。

        对方的面容和发色已经变成奥森纳的模样。

        伊恩也笑了起来。

        “结束了。”

        他道:“也是新的开始。”

        ——旧有的一切都被焚烧殆尽。

        所以,男孩迈步,朝着希利亚德,被月光笼罩的街道走去。

        ——是时候迈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