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小说 - 高天之上伊恩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答案是灵能!

第五十四章 答案是灵能!

        一切都太过突然,即便是老练的猎手一时也未反应过来,被布林结结实实地撞上,而原本瞄准后心刺出的短刀也不过是刺入了左肺偏下的位置,被肋骨骨板和白之民结实的肌肉卡住。

        一个身材高大,体格结实的高大男人浑身一撞的力量何等雄厚?身材只有一米四五左右的刀手当即闭气,差点没有晕厥,手中小刀更是松开。

        但布林却也不能真的凭借这么一撞,就解决一位敌人。

        在采药人双手合拢,想要卡住土著脖子,将其硬生生掐死时,这位娴熟的猎手果断抬腿膝击,猛击布林下半身,然后趁着对方吃痛动作歪斜之际,以迅捷地下跪姿势脱离布林的钳制。

        此刻,后面的两位土著猎手已经追上。

        差点被反杀,惊魂未定的刀手怒骂着土语脏话,并从身后摘起短枪,眼见他就要将已经半跪在地上,痛的面孔扭曲的布林刺死。

        伴随着一阵劲风,一个水桶突然飞来,直勾勾地朝着准备刺击的刀手飞去。

        这种突袭,平日的刀手遇见一百次能躲一百次,但此刻他正极度愤怒兴奋,更是已经抬手发力,在察觉到水桶的同时已经迟了,只能下意识地抬手格挡。

        看清来袭的只是个水桶,他心中甚至一松,显然不觉得一个桶能把自己怎么样。

        但没学过物理学的刀手却没想过,桶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用什么力量扔出,才能以直勾勾没有一点翻滚的轨迹行进。

        嘭!

        下一瞬间,在赶来的的弓手和吹箭人惊愕的目光下,抬手格挡的刀手在被水桶砸到的瞬间倒飞而起,身体浮在空中,而伴随清脆的骨折声,用于格挡的右手也弯曲成诡异的角度,整个人以头朝下的姿势朝着地面落下,手中的短枪更是脱手而出,在半空中打着转。

        还未等飞起的短枪落下,插入大地,正确撞在自己目标上的水桶当即爆散开来,漫天吸水的泥沙带着一股海腥味扩散,劈头盖脸砸了弓手吹箭人一脸。

        ——百般武艺,此乃石灰粉沿海版!

        半跪在地上的布林认识这救了自己一命的水桶,那是伊恩装海产的——但他究竟是怎么在黑暗的丛林间,那么精准地瞄准目标掷物?

        是灵能吗?

        还有,那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来不及多想,此刻的布林看见一个男孩的身影飞速跨过盖满苔藓的树根和藤蔓,急速朝正在甩脱泥沙的土著冲去。

        劫后余生的他还来不及缓一缓情绪,感受胸肺上被扎一刀的痛苦,当场就急了:“你他妈还上前干什么,快走啊!”

        说实话,布林可真是差点没急死——伊恩倘若死了,他活着回去也没好果子吃,普德长老就算表面上不责怪,他日后也绝对不可能有好日子。

        想想吧,那老头可是统合了南岭移民区所有白之民,几十年来稳坐长老之位的狠角色,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他的手段,布林死了也不想受!

        反过来,倘若自己死了,却保护好伊恩,那自己的妻子孩子都能得到完善的安置,伊恩承他情,不谈之前的小过节能缓解,日后肯定也会照顾他的家人。

        ——但问题来了,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哪来的勇气对着老练的土著猎手正面冲锋?!

        果不其然,尝试挣扎着站起的布林痛苦地看见,刚才被泥沙糊了一脸的弓手正一脸凶悍地拉开短弓,他没被泥沙迷住眼睛。这么近的距离,土著绝无失手的道理。

        可不等弓手松手,却有一团潮湿的泥球朝他脸砸去。

        七步之内,投掷物又准又快!

        伊恩蓄势待发,速度自然比遭受突袭的土著更快,一时间泥沙飞散,糅杂进弓手的眼睛和嘴巴,海水和各种海鲜分泌的黏液刺激令他涕泪直流,泥球本身的冲击力更是令他一个踉跄,一箭不知道射到哪里。

        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悍勇,直接扔下短弓,从腰间掏出一柄有着斑斑锈迹的短刀,朝着伊恩冲去。

        锈刃带毒,更能杀人,上面还有仍未擦干的血迹,显然他们这队猎手已经袭杀过其他倒霉的目标。

        但这一次,它注定无功而返。

        另一侧,凭借恐惧,愤怒还有肾上激素,布林强行站立起身,他怒吼一声,从胸前拔出了之前刀手刺入的小刀,然后用力朝着想要配合弓手攻击的吹箭人投去。

        吹箭人虽然警惕突然出现的伊恩,但也没有放松对布林的戒备,一个闪身便机敏地躲开。

        的确,在这一个呼吸间,他没办法配合弓手对付伊恩,但八九岁的孩子而已,自己的伙伴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失……

        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想完,他便愕然地发现,自己的老搭档已经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听上去就像是被人一腿踢爆了下半身那样的惨叫。

        一眼看去,袭向伊恩的土著休克倒下,他下半身鲜血淋漓,显然已鸡飞蛋打,碎的不成样子。

        感谢土著的身高,伊恩还不至于跳起来才能踢得到要害。

        ——百般武艺,此乃人体工程学!

        “怎么可能,这种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土语)”

        难以遏制心中的不解,吹箭手原本做的就是队伍中侦查与偷袭的活计,更偏向于灵活而不是力量,他自忖自己也不可能让搭档发出这种惨叫,更不可能扔出可以砸飞刀手的水桶,故而难以理解现在的状况。

        可事已至此,面对已经一脚踩断弓手喉咙,又一脚再次踩在下半身,确定对方彻底死透的伊恩,吹箭人很清楚自己没办法跑掉。

        他能看见,伊恩的手臂与双拳上正泛起一阵阵淡蓝色的幽光,那正是一瞬间击溃弓手的力量,类似现象他只在最凶猛的魔兽,部落的精锐勇士与酋长的身上见过。

        没有时间思考。

        在伊恩向前踏步朝着自己冲来的刹那,吹箭人当即从怀中掏出一柄淬过毒的锋利木刀,意图凭借这危险的武器逼退对方。

        甚至,杀掉对方!

        勇悍的猎手即便是面对刃爪虎的扑击,也能毫不畏惧地挥刀,为同胞带来取胜的希望,对方就算是再怎么强大,又怎么可能比得上……

        噗——一袋眠粉砸在了他的脸上。

        好闻的花香弥漫,吹箭手迷糊了。

        然后,一阵劲风拂面,一只手打落他手中的毒刀,另一只手朝着他的脸抓来,拇指与食指插入眼眶。

        紧接着,便是用力朝内一扣。

        一切都只发生在刹那,他死了。

        战斗结束了。

        “真傻。”

        满手鲜血的伊恩放下刚刚才停止挣扎的吹箭手尸体,他长吁一口气:“这些土著当真不太聪明——也多亏布林大叔你的帮助,没你吸引注意力,我还真不好杀他们。”

        他说的轻松写意,浑不在意自己刚才亲手踩死,捏死了一个人,伊恩甚至还动了动自己的右手,若有所思地在心中回味:“眼球比我想象的要硬……土著虽然看上去矮小,但和其他泰拉人一样,身体强度其实相当不错。”

        “可惜上次时间不够,现在也不是解剖的时机。”

        “**!”

        而刚刚才站直身的布林双目瞪圆,他用与其说是惊愕,不如说是惊恐地目光看着伊恩,就像是看着一个极其强壮的傻子:“你把一整袋眠粉当暗器扔出去了?!”

        他甚至来不及震惊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居然如此轻易地杀掉两个土著猎手,揪心的痛苦令他难以呼吸:“那可是几十塔勒——几十塔勒啊!”

        他咳出一口血痰——之前被土著刺伤的胸肺伤势已经出现影响。

        “别太激动,布林大叔。”

        散去手臂和拳头上凝聚的源质,伊恩来到布林的身边,帮助他倚靠在树根上:“你肺部受伤,不能剧烈运动。缓一会,我们马上回港口。”

        泰拉人的肺部和心脏前的肋骨是有骨板结构格挡的,假如刀刺的不深,最多刺穿骨板,还不至于内脏受损。

        即便肺部受创,但只要不严重,撑到城内,以普德长老的手段,救布林一命不成问题。

        “没事……刀没那么深,他没完全刺穿我的肋骨。”

        接受伊恩的帮助,缓了一会,呼吸均匀下来的布林此刻终于有精力打量正在思索什么的伊恩,这位采药人难以置信道:“我在做梦吗?”

        “伊恩,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答案是灵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