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小说 - 高天之上伊恩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父亲的血

第五十六章 父亲的血

        “这果核还算新鲜,不要卖给中央大道的药店。”

        本来就是会想着抢小孩东西的家伙,为人底线颇为低下的布林厚着脸收下苏摩果核后,便轻咳一声,告知伊恩一个行内人才知道的消息:“卖给吉尔家的酒厂,他们正在试图种植酒树……当药当毒卖,哪里有当种子卖赚钱?”

        “当然,树苗最好,但苏摩酒树土著一直严加看守,即便是种子也大多是搏命用,很难回收,所以一颗就价值七八塔勒。”

        “确实。”

        很好懂的道理,伊恩微微点头,心领神会。

        “差不多该走了。”

        此时,伊恩看布林体力已经恢复不少,便决定趁着夜色以及对方伤势还未恶化出发。

        “你能看见,你来带路。”布林点点头,便扛起还处于昏迷中的土著刀手,紧随在伊恩身后。

        一路平安。

        哈里森港东北沿岸处的树林早已被全部伐空,只余一片被特意用盐碱浇盖过的白地,这是防止土著沟通树海之灵,就近召唤活树图腾攻城所设,港口的农田主要位于北边的官道周边,位于伊沃克河两岸。

        从这盐碱地开始,一条石路直通临近的柏尔村,护卫队平日就是沿着这条路一巡查各个村庄和养殖厂,在路旁还有着一座座点着火把的哨塔,照亮暗夜中的大地。

        伊恩与布林顺着哨塔的光一路走来,虽然并没有遇到土著的小队,但全程戒备。

        两人在抵达明亮的哨塔下方,看见哈里森港高耸的城墙时,才终于缓过一口气,放松些许。

        与此同时,他们看见有不少人,或是独身,或是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赶来,汇聚在城门塔楼下方。

        这些人大多神色惶恐,衣着凌乱,甚至有些受伤颇重,浑身血迹。

        伊恩一看就知晓,他们应该是周边村庄的伐木工亦或是渔夫,且全部都和自己一样,遭遇土著袭击,却意外幸存下来。

        “不要惊慌,排队,证明身份后,依序入城!”

        有一支城防军小队正在维持秩序,这些平日散漫的士兵罕见地穿上了半身铠与头盔,手中端着轻弩,进入战备状态。

        队长沉闷肃然的声音从头盔中传来:“格兰特子爵大人已经设下免费的麦粥施放点,入城后每个人都有麦粥喝,也有地方安置——但不要大声喧哗,引起骚乱!”

        “胡乱搅起骚动的,视为土著奸细关押。反抗,杀。”

        听见这简略而有力的恩威并施,惶恐的人群逐渐安定,但伊恩与布林并没有进入人群中。

        “我们抓到了俘虏!”

        因为布林肺部受伤,伊恩代替他发声,男孩清脆的声音引起那边队长的注意,他看见布林手中身体扭曲,但因为泰拉人坚韧体质却还留着一口气的土著,登时眼前一亮:“什么?”

        “布林?你倒是好运气……”

        他看上去似乎认识采药人,但不等这位城防军队长带队走上前,接引伊恩与布林回城,另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伊恩?”

        沉重宛如岩石落地般的脚步声响起,普德长老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前。

        他的出现立刻让城卫军队长微微后撤一步,表示尊敬,但长老却并没有在意对方的这份敬畏,而是快步走上前,惊喜地打量着伊恩的情况:“不错,没有受伤。”

        白之民长老抖动着胡子,他端详伊恩如今的状态,也顺道看了眼负伤赔笑的布林,哈哈笑道:“不错,布林,你做得好!”

        “不,这倒不是我……”布林可不敢居功,但不等他话毕,普德长老便收回目光,与伊恩对视:“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就你这性格,假如真的救了伊恩一命,还抓住俘虏,早就向我邀功。”

        “伊恩,是你做的?”

        他的询问简短而有力,目光灼热地注视着年幼的男孩。

        “嗯……算是。”

        并没有否认,因为伊恩敏锐地察觉到,普德长老松散的长袍之下,裹着一层锁子甲,而对方腰间挎着一柄战锤,完全是备战模式。

        而城门后侧,他看见好几位普德长老平日的护卫也是披挂皮甲,全副武装地等待着。

        ——他这是要出城。

        伊恩意识到这点,而且,他很清晰地明白,除却自己之外,普德长老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出城冒险——哪怕是白之民养殖厂被毁了也是如此,这点利益相较于风险太过微渺。

        对方……是想要去救他。

        “原来如此。”他若有所思道:“看来,我这个灵能者的身份……或许比我想象的更受重视?”

        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做好准备,前去搜救有极大可能——通常人也不会觉得一个八岁孩子被土著袭击能有什么好下场吧——已经遇难的伊恩,单单是这点,他就愿意承情。

        “不管如何,哪怕是为了灵能者这个身份,白之民的亲密的群族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

        “请医师过来,布林需要疗伤。”

        拍了拍伊恩的后背,普德长老向城卫军队长点头示意后,便将两人带入城内,他对身边的护卫道:“我刚刚接到了飞鸽传讯,养殖厂遭到突袭,奥布里两兄弟不敌,带着还活着的同胞开船入海避难了,你们两个叫上赛楠和戴维恩,去迷宫藻海接应他们。”

        “伊恩……很遗憾,是我们忽视了你的预感。你跟我来,说说外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不行,长老。”

        但出乎普德长老预料之外的是,看上去十分乖巧的伊恩,却回绝了他的要求。

        但他并不感觉恼火,而是颇有兴趣地等待理由:“为什么?”

        “俘虏就在那里,长老您倘若真的有问题,肯定有让他开口的办法。”

        侧过身,男孩微笑着看向已经被三位医师围住,拘束在担架上的土著刀手:“而我家里的弟弟还没吃饭呢——这次出门本来想带点吃的回来,现在全泡汤了。”

        “更何况。”

        转回头,伊恩与普德长老对视,轻笑道:“长老你真正想要询问我的问题,我不是已经回答了吗?”

        他青色的双瞳中,亮起一道温润晶莹,清淡如水的光晕,宛如萤火一般微微闪动。

        这自内萌发的微光,虽然只持续了数秒就消失,宛如幻觉,但那一瞬骤然亮起的色彩,却是绝不虚假的真实。

        “这是……”

        眯起眼睛,普德长老凝视着伊恩的双眸,他清晰地看见了那道光晕。

        “真是,很好很好的回答。”

        他轻声道,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中罕见地带着一丝怀念,而更多的是宽慰:“那就这样吧,伊恩。注意安全,你现在总应该知道,城外究竟有多么危险。”

        顿了顿,老人伸出手,用力揉动男孩的头,加重语调责备:“而且,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一个人外出。嗯?”

        “答应了但不做,可不是好孩子。”

        “诶嘿。”

        伊恩企图萌混过关,以他的容貌,倘若是一般人定然会心软一瞬,乃至于产生保护欲……但显然普德长老不吃这套。

        他轻轻拍打男孩的肩膀:“回去吧,这次你抓回俘虏,立下大功,格兰特子爵不会忽视。”

        “回家等着好消息吧。”

        很快,普德长老带着布林与土著俘虏离开。

        他们原本除却寻找伊恩外,也想要带队出城巡视,尝试抓到几个舌头,搞清楚土著究竟发了什么疯,居然打破十几年来的默契,主动大规模袭击对方的平民。

        因为伊恩,他们已有现成的俘虏,但巡视几个关键入口和哨塔也是必须的。

        伊恩注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轻松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

        “土著突然发疯,究竟是为什么……”

        他回过头,看向正在缓缓审核放行的城门口处。

        在昏暗的藻油灯照耀下,一个个神色惊恐,身带血迹的村民或是哭泣,或是颤抖着进入城中,几位卫兵沉默地抬起一大桶水浇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变成落汤鸡的同时,也洗掉他们身上的污泥,血迹与土著可能试图借他们送进城内的疫毒和小虫。

        在清洗之后,有的一家团聚,虽然茫然失措,但却有着起码的镇定,被引导进被清理出的临时篷区。

        而有的一路奔逃,现在到了安全的地方,才惶然惊觉,自己或许已经失去了几位最重要的家人挚爱,故而跪倒在地,绝望地哀嚎,捶地哭泣。

        “不,不要洗掉,那是爸爸的血……”

        他听见有个小男孩正大声地哭闹,这本来会引来斥责,但最后也只是一位熟人强打笑容,陪笑着捂着孩子的嘴离开。

        卫兵们只是沉默地注视。

        承平十余年,所有人又回忆起昔日与土著战争时的血腥与恐怖。

        注视着这一幕幕,伊恩喃喃自语:“这一切,是否和老师说的事情有关?”

        “倘若没有,又是为什么?”

        “而希利亚德老师,现在又在做什么?”

        沉默地注视着城门后的百态,伊恩微微摇头,走上回家的路。

        同一时刻,格兰特子爵府邸外。

        一只灰色的山雀悄无声地从风中降下,落在府邸前等候多时的护卫前方。

        终于等到目标的护卫长吁一口气,急忙取下鸟腿上的纸条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府邸内,将这卷来自红杉林深处的纸条递给管家,一位满头白发,已为格兰特家族服务了四十五年,微微驼背的老人。

        “大人,那边的信来了。”

        敲门,在一声颇为烦闷的回应后,老管家缓缓步入书房,将这份传书交给正一脸燥郁,几近于咬牙切齿的格兰特子爵。

        子爵大人此刻正在签下一条条授权书,准备调动哈里森港内各商会的资源协助安置土著袭击造成的难民,并进行战争准备报告书——不管帝都那边看不看,究竟管不管,作为名义上的皇室直辖地,哈里森港的总督干什么事,都需要写一份报告备用,更不用说调动军事储备资源备战了。

        听见老管家的话,这位怒气勃发的子爵抬起头,咔嚓一声,便将手中的笔捏碎:“废物!土著都打到我们头上,打碎我们满口牙齿了,才把消息传给我?那我要这些潜伏的探子有什么用?浪费我这么多钱!”

        “预警预警预警,我就是信了他们的鬼话——前几天普德还过来和我说要小心提防土著的突然行动,我笑着告诉他我肯定比他早知道,让他别忧心,结果呢?!”

        怒骂一番后,深呼吸一口气,格兰特子爵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地展开纸条。

        然后,他眉头紧皱,表情变得惊疑不定。

        “纯洁献祭不是为了增加部落中的升华者数量,也不是为了让树海在大风暴中庇护他们?”

        他愕然道:“这次的纯洁献祭,是最纯粹的血祭。”

        想到一个可能,格兰特子爵抬起头,果不其然,老管家的神色也变得肃然无比,这位见证了哈里森港从建起至现在所有历史的老人,显然和他想到了同一个可能性。

        子爵站起,不可思议地自语:“他们这次袭击村庄,不是攻城的前兆,而是为了抓获足够的血祭祭品?”

        “他们……要用血祭唤醒山主?!”